镇政府强行征地 村民不服拒不签字-广东在线_广东各地新闻_地方新闻门户网站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社会往来 >

镇政府强行征地 村民不服拒不签字

2019-03-12 03:04    来源:未知    

  2010年10月23日,中国社科院教授于建嵘在他的微博上发表了这样一篇文章,宜宾暴打群众,同时还发布了当时的现场照片和影像资料。据说,这些农民的原因是当地村委会实行了多年的代金券政策和最近的一起不合理的土地征收政策。那么究竟这些因为什么农民会被打,而在这起打人事件的背后,又有着怎样的事实?

  解说:关于红楼梦村村委会为什么要把卖厂所得的400万借给红楼梦酒业集团,以及印发代金券的原因,村民得到了这样的解释。如果把400万元土地款平均分给每一位村民,那么那些被酒厂占了土地的村民就失去了粮食的来源。所以才把400万借给酒厂,然后让酒厂每年提供和40万斤黄谷等值的现金,发给这些被占地的农民。

  骆茂彬:就是红楼梦酒业公司通过利息买粮食,主要是分发那些土地被征用的,就是被占用的,然后没土地的,村里没分到土地的这一部分,那么你土地没被占用的,这部分你就没有。

  徐治群:等于就是说才结进来那些,就没有土地的,才生下来的独生子女这些就没有土地的,就有400多个,就是说为了当时要解决这几百人的生活问题,等于就跟公司头两个签了协议,就把这400万借给公司头,就买40万斤黄谷给我们,他用350吨酒来做抵押,等于他不执行的线吨酒,

  骆茂彬:就是说你红楼梦酒业公司你征了土地,证了土地,那该你公司另外拿钱来买粮食来给,对不对,征用土地的人,凭什么拿我们村民的代金券的这个钱去买粮食,给那些没有土地的人,这个就不合理了,

  解说:同时另一方面,在红楼梦酒厂被转让之前,酒厂所占的347亩土地里当中,有一部分是村民的耕地,在当时是允许村民们在里面耕种的。然而在2005年红楼梦酒厂被出售之后,红楼梦酒业公司就在村里树起了高高的围墙。从这个酒厂的镜头当中我们可以看出,高耸的围墙,把一块完整的耕地,一分为二。

  徐治群:等于围到之后,我们的人有些就看到荒起,都去种,种那么就做得气人,就去铲,打除草剂,除草剂打了又给你踩,踩了又给你铲,差点那个五保户,都被他们按到那个田头,不是旁边人吼,那个五保户当时就给捂死,就捂到那稀泥巴头,就把这脑壳这样捂到稀泥巴头,后头这旁边人有人看到,才跟他说你们这么做要不得,要不得,把他捂死了。后来才放了,浑身一身都是稀泥巴,

  解说:根据中国商报的报道,1996年,红楼梦村阳治国计划扩大酒厂规模,向国家申报用地347.76亩。2001年,由于企业不景气,不能,阳治国向国家申报国有土地使用证,得到批准。然而,事情虽然已经过去了九年,但对于红楼梦村的村民来说,则一直被蒙在了鼓里。

  徐治群:就是2010年8月9号那天开职工大会,镇政府的兰光平才来动员大会上,才讲了,就说这围墙围到这片土地是国有土地,所以说我们村民才晓得,以前都不晓得说是国有土地,这后头才晓得国有土地,

  骆茂彬:以前都没知道,都不知道土地1996年就给我们转成国有的了,没谁知道,然后现在就是他们把土地圈起来这块,也没人敢去过问,都没人管,就是从他们就是卖厂到现在,都是很平静地过,

  解说:据村民回忆,在发放代金券的同时,红楼梦酒业也曾向村民保证,会安置一部分村民到酒厂里上班。村民刘正华家人当时也得到了这样的承诺,她向我们讲述了当时的情景。

  刘正华:他们老总就给我儿媳妇,把我儿媳妇喊起去,承诺了我儿媳妇,第一安排我儿媳妇上班,第二就安排我和我老公在厂头上班,但是我们这村民的要求还是不高,我们能够自己,一份劳力一份代价,自己做来维持生活,是不是我们就可以,就承诺了这个问题,我儿媳妇回家来就给我们做工作,就说可以,团团圆圆的,是不是嘛,团团圆圆的,就我家那个围墙,一个多月之后,就围墙修起了。修起之后到现在,承诺了一直没给我兑现,一直没给我兑现,

  徐治群:工资是不平等,那么亲戚来的人,每天有十块钱的生活补贴,一个月就有三四百块钱,我们本村的村民都没有,而且像我们这些村民,特别是像我们这类似的情况,就工资都可矮,今年才给我们调成800块钱,开始我得600块钱,

  解说:没有了赖以生存的土地,而工作又得不到安置,很多人就这样一下子失去了生活来源。从2005年到2010年这5年间,红楼梦村的村民也曾提出过兑换代金券的问题,但是,镇里的领导给村民们的答复是,如果村民坚持要兑换代金券上的金额,那么就要重新分配剩下的土地,这一方案,也遭到了村民的反对。

  骆茂彬:当时他只说了,假如我们这个代金券,现在村民要兑换,兑换了的话,下食堂的土地全部要大调整,重新分化土地,我不知道他这是解决的方案吗,还是说的什么,然后具体其他也没怎么说。只是说主要关注的就是要发展工业,发展红楼梦酒业,就我们村民作为内心来讲,你公司要发展,企业要发展,可以,没短你对不对,但是你公司要发展,农民也要吃饭,对不,要有一个合理的安排,合理的解决,你不可能你公司发展了,农民就不吃饭了。

  解说:就在代金券的问题没有解决的情况下,2010年下半年,红楼梦村村民的土地上,又出现了一些来由当地镇政府派来的丈量土地的工作人员。这个时候,村民们的不满情绪,爆发了出来。

  刘正华:头一次占我一两亩没给我解决,这次还要占我一亩多点,我就不拿他量,我就不拿给这些政府和村上带起去量我的地,但是他们就强行拖到起把我地给我量了,我的有围墙围起,喂得有鸡,还有树子,量了之后我就不服,我们一家人,包括那么有些把地量了的,就去找我们村上干部,说你为啥强行拖到量我的地,就是这样扯起。他么再后量了地,把我们强行地量了之后,要签字,那我们就更不得签字了,

  徐治群:我说国家征收这个不影响。你得要给村民有个赔费和说法,你征了农民的土地,农民是土地的命根子,反正农民就靠土地吃饭。你这得不到解决怎么得行?

  刘正华:你应该把政府的工作人员带到我家里头来找我,为啥子我不拿地来量的目的。政府我回家之后政府都问我,我说因为你晓不晓得我有苦衷,晓不晓得我有难处,你找了我,我不是不配合你,你们发展可以发展,已经五年了,你们没有发展,地荒到那里。

  解说:现如今,在红楼梦酒厂所占的347亩土地里,仍然有一部分土地是没有被开发利用的,对此,酒厂的人给出的说法是,那一部分土地是作为其他用途,并没有闲置。于是,村民们对于酒厂要再次征地产生两个担心,一是怕再次出现类似代金券一样的事件。二是怕酒厂发展不好,会对村民未来的生活造成影响。

  徐治群:这340多亩已经六年都没得到一个发展,你又要征收340亩土地来干啥子,这村民些都提起,就是说不服。就说不签字,多数不签字。他现在是签字又不开动员大会,又不开啥子会,就是一户一户家走起来。关键是你签字,我说签字你就问他从头到尾,把我们老的小的生活解不解决,结果他就得不到这个答复,所以说他们也就没签字。

  子墨:在我们记者的采访过程中,感受最深的,就是红楼梦村里那种紧张气氛。村民们不敢三五成群地交头接耳,甚至无法自由地在各家走动,村民说,如果被镇里的工作组发现,就会被带去问话。他们怕一不小心,就会像其他几名村民一样,也被抓到派出所里去。甚至在我们的记者正在采访的时候,都接到了这样的电话,说村里又来了工作组,你们赶快离开,如果不走,也许连你们也会被控制起来。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 丨集团招聘丨 法律声明隐私保护服务协议广告服务

Power by DedeCms

地址:丨邮政编码: 丨邮箱:

备案号: